色劫-女警淫夢

views所属分类:人妻熟女
拼音:sejienvjingyin;发布于 2019-11-22 12:55:14
收藏


【人物】


25歲的李姝芬是個讓人難以忘懷的美女,身材苗條、勻稱,極具女人的魅力。


李姝芬的父親是名普通警察,因得罪了黑社會,被人闖入家中殺了,母親也

被殘忍的輪奸而死。那年李姝芬6 歲,妹妹李淑萍2 歲。姐妹倆由外婆、姨媽撫

養長大。姐妹倆都出落的美麗動人,是小有名氣的美女。4 年前,李姝芬繼承了

父業,在C 市當上了警察。


李姝芬憑借出色的判斷能力,在短短的幾年?破獲了多起大案,尤其是幾起

跨國的走私軍火、販毒的案子,使她在短期獲得晉升,已經是C 市警署的三級警

督了。今年李姝芬已經26歲,但是爲了照顧妹妹,她一直拒絕同男士們交往,進

警局後,就被稱爲「警花」。面對衆多的追求者,李姝芬卻總是一笑置之,於是

她又得了個「冰山美人」的外號。同事們對她的印象:冷豔。許多人不禁暗中傳

播李姝芬是個同性戀,但李姝芬出色表現和嚴謹的作風讓這些謠傳不攻自破,無

聲無息的消失。


22歲的李淑萍是李姝芬的妹妹,在B 市醫科大學讀書。


27歲的金惠芬是李姝芬的搭檔,可以說李姝芬能破獲那些大案,與金惠芬有

直接關系。金惠芬是一名臥底,憑借自己矯健的身手和聰明的才智,近年來屢立

戰功。但是她並不爲人所知,當初安排她做臥底時,警局就安排了一次假的事故,

剛剛參加工作的金惠芬就在那次事故?「殉職」了,好在金惠芬是個孤兒,省卻

了隱瞞家人的麻煩。經過了幾年在黑道的打拼,金惠芬現在已然是C 市一個小幫

會的大姐大了。


王健忠,C 市公安局副局長,實際上是C 市黑社會老大,在黑白兩道均吃得

開,爲人殘忍好色。


劉仁堂,C 市藥業大亨,和王健忠是發小,交情很深,王健忠集團毒品交易

生産的核心人物。


邱德喜,C 市公安局高級警官,王健忠集團的核心人物。


王新春,王健忠集團的法律顧問。


曹曉東,王健忠最得力的保镖,身手非凡。


孫蔭紅,王健忠的司機兼打手。


孫凱,公安廳副廳長,不是黑社會人物,但好色。


★☆☆★☆★☆★☆★☆★☆★☆★☆★☆★☆★☆★☆★☆★☆★☆★☆★☆


PART 1


初春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尼桑轎車緩緩的停在C 市繁華地帶一處夜總會門外,

副駕駛立即跳下車打開後門,一名身穿一套灰色西服套裝的女子下車後,帶上了

一副深色的墨鏡。女子身高大約在170 左右,她臉上撲滿了香粉,塗上暗紅色的

唇膏,手提著一個黑色皮手袋,中性的著裝掩蓋不住風姿卓韻的身材。


這個女子就是金惠芬,化名「金鳳」的C 市刑偵大隊臥底警官,現在已經是

C 市五行幫頭目。她示意兩名保镖留下,獨自進入夜總會。咬著一根香煙,扭著

纖腰走進包廂。她是來收錢的。


「HI!龍哥!」包廂?坐著一個滿面橫肉的肥胖男人,正是龍哥左右各摟

著一個衣著暴露的女郎親著嘴。金鳳高聲打著招呼,高跟鞋「笃笃」有聲地走了

上前。


「鳳姐還真準時嘛!」龍哥哈哈大笑,推開身邊兩名女郎,「你們出去。」


摸出幾張百元鈔票,分別塞入兩名陪酒女郎的胸罩?,打發她們出去。


「有錢收,能不準時嗎?」金鳳面不改色,香煙在煙灰缸上敲了敲,坐了下

來,翹起二郎腿。


「這是五十萬。」龍哥丟過一個袋子在金鳳的面前,「上次你的弟兄們辛苦

了,還好很順利。」


金鳳吸了一口煙,後背靠到沙發上,打開袋子數著錢,道:「上次那批貨,

聽說值一億元哪!才給我五十萬是不是少了點?」


「是這樣啦,貨也不是我自己要的,我也是幫人辦事。大老闆分我多少,我

也就隻能分你多少咯!」龍哥笑道,仰頭喝光杯?的啤酒,眼角一直斜盯著金鳳

鼓鼓的胸前。


「數目是對了。」金鳳數完錢,將袋子丟在酒台上,拿起一杯不知道剛才是

誰喝過的啤酒,一口飲下,「不過,五十萬是少了點。龍哥你也知道,那晚我出

動了二十位兄弟,那批貨光搬運都不止這個價啦!」


「我也很難做呀!」龍哥幹笑著,屁股移了移,湊近金鳳旁邊,「我們也不

是第一次合作了,規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說好五十萬的嘛!」


「可是你說那批貨隻值三百萬。」金鳳瞟了他一眼,嘴角一翹,冷冷的笑道,

「怎麽樣,龍哥去跟那位大老闆說一說,擡擡價如何?」


「這個很難啊,他貨都已經收了。」龍哥雙手一攤,做出一個無可奈何的手

勢,「再說,鳳姐你又那麽孤高,想跟你做做朋友都不怎麽賞臉……」屁股又挪

了挪,身體幾乎跟金鳳貼到一起。


「是嗎?我不賞臉?」金鳳笑道。對方身上那濃烈的煙酒味和體臭直穿鼻孔,

金鳳肚?暗暗咒罵。


「哈哈哈哈……」龍哥突然大笑起來,手臂慢慢伸出,搭到金鳳的肩膀上,

「那我們就做個好朋友吧!」


金鳳微微皺了皺眉頭,那隻手正隔著衣服輕輕地摸著自己的肩頭。金鳳輕咬

了一下牙:「那龍哥就是說有好的生意會關照我啰?」


「那當然那當然!」龍哥見金鳳沒有躲閃,手掌更加放肆,順著金鳳的肩頭

向下移,摸到纖細的腰肢,輕輕地停在那,笑道:「那鳳姐想做什麽生意呢?」


「白粉!」金鳳輕輕一閃,伸手去倒酒,避開龍哥的淫爪。


龍哥一愕,幹笑道:「什麽話?什麽白粉?」


「不用裝模作樣了。」金鳳冷冷道:「要是連你的白粉生意都不知道,我這

十幾年都白混了!」


「哈哈哈!鳳姐果然是快人快語。」龍哥大笑著,手掌幹脆伸去搭到金鳳另

一邊的肩頭上,將她的身體包圍在自己的手臂之內,「不過,你知道這可是殺頭

的生意,信不過的人……哦,嘿嘿嘿……」


「龍哥信不過我?」金鳳沒有逃避龍哥的摟抱,卻點上一根煙,「我也不是

隨意接生意做的,不太賺錢的生意我可是不怎麽看得上眼。怎麽樣?算不算我一

份?」


「以前大家各幹各的,我也不清楚你的底細……」龍哥漸漸收緊手臂,幾乎

將金鳳整個人摟在懷?,「隻要我們合爲一體……呵呵呵……我們就是一家人,

還分什麽彼此呢?」


說話越來越大膽,手掌也越來越放肆,慢慢攀上金鳳的胸前。對于這個美麗

的巨乳美女,龍哥早就垂涎已久,隻是對方一直一付冷冰冰不可侵犯的樣子,不

敢輕動這念頭。現在時機大好,這色中老鬼哪?肯放過機會?


「那就是行咯?我知道你們下個禮拜會有一批新貨到………」金鳳坐直起身

來,使龍哥的手掌離開自己的胸前。


「鳳姐真是消息靈通啊!下禮拜三。到時我通知你哦!」龍哥笑道。手臂又

收緊起來,將金鳳的上半身拉到自己的懷?面,另一隻手立即出動,從金鳳寬松

的西服下擺伸了進去,穿過白色的襯衫,直接鑽入她的胸罩?面。那滑不溜手的

皮膚,握在手?真是令人毛孔舒泰。那鼓得飽飽的乳肉,一抓下去彷彿反而在按

摩著自己的掌心,一捏一放之際,彈性十足。


金鳳的臉唰地一下變得通紅。那隻粗糙的大手,觸碰到她柔軟光滑的乳肉,

不由全身一陣雞毛疙瘩林立而冒。


「鳳姐很少碰男人嗎?」龍哥得意地哈哈大笑,另一隻手也跟著伸了進去,

將金鳳的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面,雙手各握著一隻乳房,用力地把玩起來。饒是他

的手掌已經算是十分巨大的了,但還是無法完全握住整隻乳房。「肯定不止是D

杯!」龍哥心中暗道。


「鳳姐你奶子真是大啊,又大又挺,真是難得的佳品啊!我玩過那麽多的奶

子,還沒有玩過鳳姐這麽好的!」他贊賞的話聽在金鳳的耳朵?,卻更感羞恥非

常。自己胸前這對傲人的乳房,在對方的揉搓之下,微微的痛感中帶來一陣陣激

淩的快感,金鳳臉上的紅霞已經從眼角一直紅到耳根了。


「下禮拜三去哪?拿貨?」金鳳微微喘著氣,盡量保持著頭腦的冷靜。


「我現在也不知道,到時候再通知你。」龍哥現在的心思哪?還在交易上?


幹脆將金鳳的衣服掀了上去,把胸罩推到乳房上面,讓面前這位黑道大姐的

一對雪白而又極其豐滿的乳房暴露到空氣之中。


「唔!」金鳳輕哼一聲,連忙伸手將衣服又拉了下來,心中暗暗尋思著脫身

之計。


「鳳姐還真害羞呢!」龍哥笑道。


突然低下頭去,在金鳳的嘴唇上香了一口,雙手興奮玩弄著金鳳的巨乳,從

豐碩的乳房的下沿到上沿輕輕劃著圈兒摩擦著,螺旋形般地,一圈圈地繞著豐滿

的乳房向上,即將到達乳尖之時,卻不再向上,手指圍著金鳳的乳頭周圍輕輕撫

摸著,偶爾輕輕一碰到乳頭時,發現那可愛的小櫻桃已經堅硬地立了起來了。


金鳳心潮澎湃,奇異的快感一波接一波急切湧來,不斷地沖擊著她全身性欲

的細胞。金鳳緊咬著牙關,時不時輕哼兩聲,不讓自己發出更爲撩人的呻吟聲。


如此下去決非長久之計,一不小心便要給這家夥占了更大的便宜去,金鳳腦

?急轉著,思索著脫身的借口。


龍哥卻在興奮之中。白粉生意多個合作夥伴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麽壞事,這個

金鳳雖然行事一向詭異,不過無疑是個同道中人,跟她合作並無所謂。


要緊的是這美麗女人惹火的肉體,每見一次欲火都會高升,要是能將她收爲

自己的女人,那可真是美不可言。龍哥胯下的兄弟早已高舉緻敬了,立心要將這

個大奶子的女人在這夜總地的包廂?就地正法。


當下一隻手慢慢離開金鳳的乳房,探到她的腰部,輕輕解開她西褲上面的鈕

扣,慢慢伸了進去。


陰部突然被男人的手掌摸到,金鳳猛的一下坐起身來,將龍哥的手從自己的

褲裆?拉了出來。


「當我是什麽人?!」金鳳換回了原來那付冷冰冰的嘴臉。


「放心吧,沒人會進來的。」龍哥雙手又摟了上來。


「不行!!」金鳳轉身閃開,她的身手可比面前這個肥胖的男人勝過不知多

少倍。轉頭對龍哥道:「你當我是誰?我可不是喜歡男人的女人。」


「寶貝,這話什麽意思,難道你喜歡女人?」龍哥的嘴臉越來越淫,連「寶

貝」都叫出了口。


「算你說對了。」金鳳冷冷的看著他,一邊說著一邊連忙整理著衣服。


「你騙我的吧?」龍哥從後面摟著金鳳的腰,口?噴出的熱氣噴在金鳳的耳

朵邊。


「要不要再試試?」金鳳一個輕快的轉身從龍哥懷?閃出,右手向後扭住龍

哥左手手腕,稍一用力,龍哥立刻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會有HAPPYTIME的。我們還有很大的生意要合作,不是嗎?」轉

身在龍哥的臉上吻了一下,拿起自己的手袋和裝著五十萬的袋子,朝龍哥擺了擺

手,往房門便走。


「肏,臭娘們還真厲害。」龍哥心有不甘揉著發痛的左手。


「SAYONARA!」金鳳回眸一笑,給了龍哥一個飛吻,開了門出去。


隻留下龍哥一個人在包廂?,品嘗著手指剛剛從女人下體上沾來的那一點濕

潤的體液。


走出悶氣的夜總會,微風吹來,渾身舒泰,隻是胯下濕漉漉地有些不舒服。


金鳳深深地吸了一口夜晚清涼的空氣,生活就是這樣,要得到首先必須付出。


雖然犧牲了一些色相,但離她的目標,又近了一步。


金鳳驅車直接回到住處,這是市郊的一片小別墅區。進到家中,金鳳從牆上

一幅挂畫後面的隱蔽密碼箱?拿出一部手機,給李姝芬發了一條短信:「下星期

三有交易,地點未知。」


金惠芬自從混入黑社會後,一直守身如玉,不得不以女同性戀的身份保護自

己,讓不少黑社會分子知難而退。如今年紀也不小了,但每天接觸的都是罪行累

累的社會渣子,或者道貌岸然的敗類,實在沒有能處得來的。今天爲了套出這次

大宗毒品交易案,金鳳也是第一次讓人這麽占便宜。


被龍哥摸過的地方讓金鳳感到十分惡心,她來到浴室給浴缸放水,然後拉好

屋?一個個厚厚的窗簾,脫下外套,丟進洗衣機?。穿著內衣穿過客廳,從酒櫃

?拿出一瓶紅酒,再拿一支高腳杯。



金鳳脫下內衣,露出成熟性感的身體,慢慢滑進自家浴室的大浴缸?,溫暖

的熱水馬上將她美麗豐滿的肉體包容起來,恰到好處的熱水如同無數雙溫柔的小

手在輕輕撫摸使金惠芬感到非常的舒暢,讓金鳳從心?感到非常的舒適。



躺在溫熱的水?,她那對美麗豐滿的乳房在水?緩緩搖動,雪白的皮膚充滿

彈性,誘人的身體上沒有一絲的贅肉,兩條修長圓潤的大腿健美筆直。



金鳳忍不住伸出一雙玉手從下面輕輕地握住自己兩個柔軟美麗的乳房,低頭

驕傲地看著。



雪白的乳房是如此的光滑而富有彈性,乳尖上小巧玲珑的乳頭像櫻花般有著

美麗的粉紅色,不是很大的乳暈的顔色很淺,淡雅的溶入乳房那白嫩的肌膚中。

那微微陷入淺粉色乳暈中的乳頭,當指尖輕輕一碰便會快活地凸起。



金鳳知道自己的乳頭非常的敏感,多碰幾下身體就會熱起來,那樣的話,又

會忍不住要在水中手淫了。



心中輕歎了口氣,金鳳把手放下來,看到在熱水中,兩條修長大腿根部那黑

色的陰毛如海草般搖曳著。金鳳的陰毛軟硬長短適中,在雪白的小腹下形成一個

美麗的倒三角形。


金鳳把全身都泡在水?,伸出左手倒了一杯紅酒,然後慢慢的搖晃著酒杯,

淡淡的香氣彌漫開來,她慢慢的喝著。


每天,隻有回到自己的家?,金鳳才感覺到安全,才真正覺得自己是那個幹

練的女警金惠芬。一旦從這個家出去,自己立即要繃緊每根神經,不能讓周圍任

何人看出一點破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次的案子如果順利破獲,自己的臥底生涯也就可以結束,回歸正常的生活,

那是她向往的,從警校畢業後不久就當起了臥底,起初預計半年時間,結果陰差

陽錯的一幹就是三年多的時光,女人最好的幾年,都快這麽過去了。



不知不覺的,大半瓶紅酒下肚,金鳳已經是微醺了,她開始清洗自己的身子,

當用手指撫弄了一陣柔軟的陰毛後,就把較大的兩片陰唇用兩根手指輕輕分開,

露出?面粉紅色嬌嫩的花瓣。當她的手指尖輕輕觸到柔嫩的花瓣,心中就産生出

一絲淫蕩的感覺。



「好舒服啊!」金鳳有著成熟的身體,但一直沒有男朋友,她也渴望兩情相

悅的愛撫。



「金鳳的身體,是所有男人都渴望的……」之前有個黑道大哥這麽說過,不

過在那不久,警方就根據她暗中提供的線索將那人繩之以法了。



一想到身邊那些男人迷戀的眼神,金鳳鄙夷的一笑。


(討厭,我怎麽變得這麽淫蕩,連龍哥那種惡心的男人碰到自己,也會弄得

下身濕淋淋的。)金鳳越想,手就越不聽話,一隻手從下面握住豐滿的乳房,輕

輕地撫弄著,僅是這樣,就身體中湧出甜美的快感,同時也産生繼續撫摸乳房的

欲望。


(啊……我是怎麽了……身體變得好奇怪……)金鳳的的大腦已經幾乎無法

思考,明知道這樣會不好,手指仍然開始撥弄乳頭。就在這瞬間,一股強烈的刺

激感直沖腦海。


(啊……好舒服……)金鳳更加激烈地揉搓著乳房,同時下體的搔癢感也越

來越強,身不由己地,原本抓住乳房的右手向股間滑去,開始在濕淋淋的花瓣上,

用手指開始慢慢摩擦。


「唔……」


聽到自己因快感而發出來的呻吟,金鳳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點。可是金鳳敏

感又豐滿的肉體因爲多年沒有受到男人的愛撫,變成慾求不滿,慾火一旦點燃就

很難熄滅。


金鳳將手指彎曲,刺激著敏感的肉芽,到了這種地步,已經停不下來了。


(啊……我受不了了……)金鳳整個人陶醉在性慾的漩渦中,索性挺起纖細

的腰肢,大大的分開兩腿,一手握住豐滿的乳房,夢呓般地叫著,一邊玩弄著乳

頭,把硬起來的乳頭夾在手指間揉搓,她的呼吸隨之更爲急促,同時皺起眉頭。

全身都在爲追求快樂而顫動,身體內部的快感取代了大腦的思考,在花瓣上摩擦

中指,慢慢插入濕淋淋的肉縫?。


「哦……啊……」


甜美的沖擊感使身體顫抖,忍不住將身體彎曲,無法克制的情慾掌握了金鳳

的肉體。


心?雖想著不應該這樣,還是用另一隻手指撫摸肉芽,插入肉洞的手指沒探

進去多久就碰到了那層薄薄的處女膜,金鳳心中一凜,手指在淺出旋轉,然後改

成用手指撥弄肉芽。


「唔……唔……我不行了……嗯……嗯……要了……啊……啊~~~~」伴

隨著大聲的呻吟,金鳳終于達到了高潮,雪白的身體猛然伸直,全身都開始顫抖,

同時瘋狂地搖著頭,陰道口強烈的收縮起來陰道口痙攣著,同時還噴出了大量的

蜜汁,在熾熱的官能火焰中,她的眼前變成一片空白,什麽感覺也沒有了,金鳳

就這樣在快感的頂點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上午,C 市警局。李姝芬開完例會後,獨自來到局長辦公室,彙報金

惠芬報告的情況。鑒于之前幾次抓捕行動結果非常不理想,李姝芬建議這次采取

突然布置抓捕任務的辦法。局長同意了,計劃初步定爲,下周三中午部署行動,

通知任務前,參會人員沒收手機,行動開始前限制行動。


到了周二,龍哥卻通知金鳳到他的工廠來面談有關事宜。金鳳通知李姝芬後,

帶著阿成、阿剛兩名得力的手下來到龍哥的工廠。


金鳳帶著阿成,來到龍哥的工廠。留下阿剛守在門外,帶了阿成進去。


「鳳姐,還真準時哦!」龍哥咬著雪茄,呵呵地笑著。


「那當然,賺錢的大生意,哪能不準時。」金鳳一臉冷冰冰地道。


好在龍哥早已見慣了她這付嘴臉,見怪不怪,仍然嘻嘻哈哈地:「鳳姐今天

看起來,身材更棒哦!」


金鳳今天穿了一件束腰的圓領長袖襯衫,和一件緊身黑色長褲,她玲珑曲折

的婀娜身段,被襯托著更爲突出。尤其是鼓鼓突出的胸前,似乎要將鈕扣繃斷一

樣,將衣服撐起一座高聳的小山峰。


「我是來談生意的。」金鳳仍然不假辭色,在椅子上坐下。阿成叉手立在她

的旁邊。


「當然當然,鳳姐能吃得下那麽多貨,也算得上幫了我們一個大忙。這就到

?面談如何?」龍哥一臉淫笑。


「爲什麽不能在這?談?」金鳳瞪眼道。


「這?人雜,辦公室?好說話。」龍哥色迷迷笑道。確實,廳?離工廠的車

間不遠,機器聲轟鳴之餘,還有濃烈的塑料味撲鼻而來。


「嗯!」金鳳站了起來。


「鳳姐這邊請!」龍哥擺出一個十分紳士的姿勢指引著方向,「來人,上壺

好茶,好好招待這位大哥!」


金鳳一聽,駐足不前。她帶阿成進來,原因之一就是想要避免給這龍哥吃豆

腐,現在龍哥居然要跟她在辦公室?單獨面談!


「呵呵,不是我信不過你的弟兄,鳳姐。隻是談這種生意,小心點好!」龍

哥陪著笑,但臉上的神色卻是不容置疑。


「嗯!那你就在這等我!」金鳳也知龍哥說的有理,隻好對阿成道。反正以

龍哥的身手沒什麽好怕的。于是提步走了進去。


「好了,現在進入正題。」一坐定,龍哥立刻道:「這次的貨,鳳姐你能吃

下多少,盡管開口。」


「這次的貨夠多嗎?」金鳳一聽,馬上意識到這批貨的數量肯定不會少。


「放心。」龍哥道。


「我起碼要一百公斤!海洛因!」金鳳沈吟了一會,來個獅子大開口。


「起碼?我想知道最多你能要多少?」龍哥笑道:「老實跟你說,明天這批

貨太大,我們不太吃得下。」


「一百公斤都賺少?」金鳳背上開始冒冷汗,「那你希望我能吃多少?」


「這個嘛……」龍哥眯著眼,不停地往金鳳身上亂瞄,道:「那得看你有多

少現錢。對方是哥倫比亞的大毒枭,半個月內就必須交上全部貨款。訂金方面,

我們已經交了十億了……」


「十億!」金鳳脫口而出,心中砰砰直跳,光訂金就十億!


「呵呵……」龍哥幹脆將腳翹到桌子上,眯著眼盯著金鳳的胸部。


「老實說……」金鳳吸了一口氣,道:「哥倫比亞的大毒枭,我怕不太惹得

起。我想退出!」


「開什麽玩笑!」龍哥跳了起來,「現在才說退出?想耍我?」


「不敢!」金鳳紋絲不動,冷冷道:「明天就要交貨了,可是我連這批貨有

多少、對方是誰、在哪?交貨、我該怎麽樣提貨分成這些問題統統不知道。你叫

我怎麽放得下心去下這個血本?」


「那你要怎麽樣?」龍哥又坐了下來,「你知道這是殺頭的生意,第一次跟

你合作,我們不能不防著點。」


「我出得了血本,我也不想有什麽差錯!明天交貨的時候,我要親自去!你

們不放心我,我也不是太放心你們!要麽一拍兩散,要麽,必須讓我參加!」金

鳳說話的口氣也十分強硬。


「嗯!」龍哥略一沈吟,臉上微微一笑,走到金鳳身旁坐下,笑道:「看來

是我們的關系還不夠親密,再親密一點就好了……」手臂老實不客氣地搭到金鳳

的肩上。


金鳳白了他一眼,在這節骨眼上,不好發作,忍著氣道:「我們現在是在談

生意……」


「是在談生意……」龍哥笑得十分淫邪,「不過要是親密一點,容易談得攏

嘛……」不安份的手掌在金鳳光滑的肩頭上摸捏著。


「那你到底意思怎麽樣?」看到他一付淫相,金鳳心內窩火,但隻要能套出

他明天的交貨時間和地點,犧牲一點色相是預料中事。現在,還是必須取得他的

充分信任。


聽到金鳳的口氣有點軟下來,龍哥心中大樂,手掌順著她的頸間慢慢摸下,

抵達金鳳胸前高高聳起的小山峰。


「你幹什麽嘛!」金鳳詐作有點陶醉的樣子,「做成了這大生意,想幹什麽

都不遲!」


「可是我猴急嘛!一見到你,我就欲火焚身啊!」龍哥說話索性不再遮掩,

竟牽著金鳳的一隻手,摸到自己的褲裆?。


那兒已經是硬綁綁的了!金鳳一股無名之火直竄腦門,她下意識地重重一捏,

心中一震,連忙松手。


「哇呀!鳳姐,你想要我的老命啊!」龍哥故意大聲怪叫。


「不是告訴過你我對男人沒興趣!」金鳳喝道。


「哈哈,原來鳳姐喜歡女人,不過我要好好摸摸才能答應你的條件。」龍哥

在金鳳豐滿肉體的刺激下性欲大盛。一把摟住金鳳的纖腰,一隻手迅速解開金鳳

上衣最上面兩個鈕扣,毛茸茸的一隻大手立刻伸入金鳳的內衣?面,一把抓住一

隻豐滿的乳房。


「談完生意再玩吧……」金鳳不好掙紮,軟語道。心道無論如何都忍過這一

關再說。


「這樣也可以談啊……」龍哥用力揉搓著金鳳富有彈性的乳房,如今美食在

口,如何肯放?


「那明天怎麽交貨?」見龍哥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豐乳上,金鳳不失時機

地問。


「時間已經改成今天晚上十一點半,青苔碼頭接貨。那兒偏僻,警察也一般

不會去那兒的。到時候我整幫兄弟都要出動的。一會兒我們就直接去那兒吧。」

見金鳳已經表現出充分的「誠意」,龍哥也覺得這次的合作應該沒什麽阻礙了,

于是也就不再隱瞞。而且,這塊垂涎已久的可口美肉,眼看就要到手了,他可也

不想隨便惹惱面前這個巨乳美人。


「今晚青苔碼頭?你不是說周三嗎?再說那兒不是已經荒廢很久不用了嗎?

虧我真心你們合作。」金鳳嗔道。心中焦急,打算著如何盡快將消息通知李姝芬。


「那你到底要多少貨呢?!」龍哥一邊問著,一邊放肆地解著金鳳上衣的鈕

扣。那隻正在玩弄著金鳳乳房的手一直舍不得放開,另一隻手解完鈕扣,立刻將

金鳳的胸罩推到她兩隻巨大的乳房上面,一把握住另一隻乳房。


「不要了,羞死人……」金鳳那對一直引以爲傲的豐乳,現在暴露在這個無

恥的男人的眼前,任由其玩弄著。


龍哥微微笑著,手掌粗魯地揉搓著金鳳那對雪白而豐碩的乳房。如此完美的

乳房,他還是第一次玩到,不由欲火大升,褲裆?早已高高地鼓了起來。情不自

禁之際,埋下頭去,一口將一顆乳頭含到嘴?,興奮地吮吸起來。


「啊……不要……」金鳳打了個寒戰,一鼓冷意從腳心處一路上升到腦門,

身子好似有點輕飄飄的。最要命是自己那緊緊夾著的雙腿間,一股奇異的癢癢的

感覺正在慢慢漫延開來,金鳳自己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那兒已經有點濕潤了。


「鳳姐好像真的很少碰男人哦……別告訴我你還是處女啊!」龍哥發現了金

鳳臉上綻開的紅霞,征服這個女人的欲望更是無比高漲。他更起勁地蹂躏著金鳳

胸前雪白的雙峰,舌尖從一隻乳頭的峰頂通過山坡直到山谷,再慢慢爬上另一座

雪白光滑的高峰,圍繞著乳尖的周圍盡情地撫弄著。


「呀……」金鳳不由輕輕發出一聲呻吟。


「很舒服吧,鳳姐!」龍哥咧著嘴笑。


「哦……」金鳳輕哼一聲,突然坐直起身來,紅著臉道:「我……我去一下

洗手間……」掙脫了龍哥的懷抱,拿著自己的手袋急步沖入洗手間。


「這娘們下面一定是濕透了………看來她真的沒怎麽碰過男人,這次我發達

啦!」龍哥舔著自己的嘴唇想。轉身打開背後一個小櫃子,?面是一台小小的監

視器。平時這是用來監視洗手間?自己那些手下藏毒分贓情況的,因爲分贓時經

常需要隔開不同人員,這個寬敞的洗手間其實是另一個隱蔽的貨倉。


但現在,這監視器可以用來偷窺。一想到馬上就可以看到美貌的黑幫大姐頭

如廁的鏡頭,龍哥興奮得直打哆嗦。


「李姝芬。」金鳳一鎖好門,馬上摸出手機,撥通李姝芬的電話。時間緊迫,

來不及用專用的手機給李姝芬發消息了,「時間改爲今晚十一點半,青苔碼頭…

…對,不說那麽多了,BYE!」


金鳳說完,輕撫了一下自己緊張的心窩,理了理頭發,洗了一把臉,裝出若

無其事的樣子,打開洗手間的門。


一踏出洗手間的門,金鳳馬上發現幾把烏黑的槍筒,對準她的腦門。龍哥陰

著臉,叉著手讓在四名拿著槍的手下後面,憤怒地看著她。


「幹什麽?」金鳳不動聲色,冷靜地說。


「你真行,金鳳!原來是想出賣我們?!」龍哥彷彿一個被欺騙了感情的小

男生,紅著眼吼道。「把外面兩個人也都拿下!」


兩名手下一把拉住金鳳的雙肩,死死按住。


「開什麽玩笑!」金鳳叫道。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暴露了,她急速地思索著對

策。


她的身子被按緊在一張椅子上,龍哥陰著臉站在面前,喝道:「你剛剛通知

了誰?說!」


「我通知了我的手下而已,叫他們早做準備……」金鳳編著慌話,被按在背

後的手悄悄摸進手袋?,按住了快速撥號的按鍵,撥通了預先設置好的號碼。


「想騙我?」龍哥一記耳光狠狠扇在金鳳的臉上,熱辣辣地生疼。「媽的,

老子最恨人騙我,今天我就要弄死你們!」


「喂!我是來跟你合作的,你這樣什麽意思!」金鳳瞪著鳳眼,喝道。


「什麽意思?你……」突然外面亂成一片,龍哥轉身揭開窗簾,隻見一名男

人駕著一輛摩托車呼嘯而入,背著一把沖鋒槍四處掃射。到了阿成面前,從袋?

丟了一把槍給阿成。


阿剛到了!金鳳心中一喜,趁著龍哥和他幾名手下有點分神之際,身體往下

一閃,一腿掃倒一名手下,在地上一滾,滾到一張辦公桌後面,飛速從靴子?摸

出一把小左輪手槍,向外開了一槍。


「哒哒哒哒……」辦公室?幾把手槍往金鳳的方向猛射,頓時木屑飛揚,桌

上的東西被射得四處亂竄。隻是顧忌金鳳手中有槍,龍哥他們倒也不敢逼近,一

個個分別伏好,隻是對著金鳳藏身的桌子四周亂開槍。


「鳳姐你沒事吧?」阿剛在外面呼喊。


「沒事!你們搞定外面。」金鳳叫道。頓時好幾枚子彈同時又向她這邊呼嘯

而來。金鳳不敢大意,小心地藏好自己的身體,注意著對方的動靜。


外面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知戰狀如何。這邊龍哥他們似乎也有點藏不住了,

金鳳聽到有輕微的腳步聲正悄悄逼近。


拼了!


金鳳生死一線,咬一咬牙,突然探出頭來,「呯呯」兩聲,兩名手下應聲而

倒。緊接著房間?槍聲又是大作,震耳欲聾,金鳳已經又重新伏好身了。


金鳳手?的小左輪手槍已經沒有子彈了,她稍一定神,從桌子側面向前撲去,

撿起剛被她打倒的打手掉在身邊的槍。


金鳳這幾下幹淨利索,龍哥和剩下的幾名打手稍一猶豫,金鳳已經把槍插在

腰間,又撿起一把槍對著他們射去。又是兩名打手應聲倒下。龍哥嚇得一縮頭,

「愣著幹什麽,開槍啊!」


剩下的幾人才想起還擊,憤怒的將一梭子彈朝沒有掩護的金惠芬掃去,金惠

芬眼也不眨,拉起倒在地上的屍體擋在身前,然後金惠芬推著屍體快速的朝前走

去。



從屍體後伸出手幾槍過去,金惠芬便將幾個槍手幹掉,然後她象扔垃圾一樣

把手下的屍體一推,擋住對方的視線,又是幾聲槍響,將幾名槍手幹掉,金鳳又

是一撲,躲到櫃子後面。


「他媽的!」聽得龍哥大吼著。


房?現在除了龍哥和自己,應該還有兩個人。金鳳定住身子,透過從窗口射

入的陽光,看到背後的牆壁上,有個影子正伏著身子慢慢爬過來,看樣子是打算

從背後襲擊她。


金鳳屏住了氣,左手緊握著手槍,右手從旁邊摸到一個從桌子上跌下的文件

夾,突然猛地向後一抛,身子立刻向相反方向一滾,「砰」的一聲,一槍打倒伏

在椅子後面的另一名手下。隨即掉轉槍口,對準那個逼近的黑影開了一槍。


那個家夥剛剛被文件夾分了神,還沒回過頭來,已經慘叫一聲,鮮血從頸上

狂噴而出,應聲而倒。


「噗通!」隻見龍哥在地上摔了一交,立刻飛快爬起身來,迅速打開房間?

的後門,急竄而出。


不能讓他逃了!金鳳看清房間?隻有倒在血泊中的幾個人,立刻現身跳出,

跟著龍哥急追而出。背後傳來阿成和阿剛的叫聲:「鳳姐你那邊怎麽樣了?」


看樣子他們已經差不多搞定外面了,金鳳邊跑邊叫:「我沒事,你們搞定這

?!」掠門而出。


工廠的後面是一座小山,遠遠地望到龍哥已經跑到小山腰上。金鳳腳下毫不

停歇,飛身直追而上。


龍哥回頭一見金鳳追來,跑得更快了。手中的槍時不時向後亂射幾下,企圖

阻止一下金鳳的速度。


但這顯然是徒勞的,龍哥肥胖的身體跑了不一會就已經氣喘籲籲了,哪?及

得上金鳳的步履輕快?還未跑到半山腰,衣領便被一隻纖纖玉手從後面揪住,猛

地一扯。龍哥大叫一聲,仆身便倒,手?的手槍掉到幾尺外。


沒等金鳳再撲上來,龍哥一個翻身爬了起來,一記重拳朝金鳳狠狠擊去。別

看他一身肥肉,在黑道上打滾了幾十年,蠻力卻也不小。這一拳可算是他的殺手

锏,又快又狠。根據他的經驗,中者起碼口嘔鮮血,一時半刻是爬不起來的。


可龍哥得意洋洋地等待著金鳳的慘叫之時,他馬上發現發出慘叫聲的是他自

己。隻見眼前一花,小腹上一陣劇痛,已給金鳳一腿狠狠掃中,頓時疼得蹲下身

去。


龍哥萬料不到金鳳一個女子竟有如此的身手,不由有點慌亂。未等他站直起

身,金鳳一陣拳腳又至,將龍哥打得隻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


龍哥步法淩亂,蹬蹬蹬連退幾步,紅著眼又再撲上來。但無奈他雖然空有一

身蠻力,卻如何是金鳳的對手,沒兩下又給打趴在地,一根槍管頂上腦門,一張

肥豬臉頓時漲得血紅,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赤手空拳竟然打輸給一個女子,世上怎

麽會有動作那麽快,身手又那麽好的女人?


「金……鳳姐……饒命……」龍哥一受制,立刻開口求饒。


「你剛才搞我的時候不是很得意嗎?」金鳳一槍托重重打在龍哥的下巴上。


一想到剛才被這家夥玩弄乳房的羞恥,金鳳不由粉臉通紅,連說「搞我」這

兩個字的時候,也似乎沒有特別的感覺。


「下次不……不敢了……不敢了……」給金鳳一條腿踩到自己的肚子上,疼

得冷汗直冒。


「還有下次?」金鳳怒道,狠狠地扇了龍哥一個耳光,「這是還剛才你打我

的那記的!」手掌打在厚厚的肥肉上,不知道對方有多疼,但自己的玉手卻不怎

麽舒服。金鳳惡狠狠地盯著他,「咔嚓」一聲,給手槍上了膛。


「不要……不要殺我……」龍哥嚇得老臉青白。


可就在這時,一大幫人吆喝著正從山腳上直沖上來。


「在那兒!」有個小喽羅帶頭沖在前面,發現了金鳳。


「救我!」龍哥突然發現了救兵,馬上大聲求救。


「混蛋!」金鳳看那架勢,起碼有二十多人,顧不得繼續盤問龍哥,向山下

開了一槍,飛身便跑。


「阿成和阿剛不知道怎麽樣了?」金鳳一邊跑一邊想著,往山頂方向直奔而

去。


「別讓她跑了!」龍哥半死不活的,還在咬牙大吼。


這座小山實在也太小,而且基本上沒長什麽林木,金鳳沖上了山頂,卻發現

山的另一面都已經被采石廠扒光了,形成一個小小的懸崖,根本無路可下。要命

的是,沒有樹林也等于沒有了遮掩,她的身影一直暴露在對方的視程之內,零星

的飛彈向著她的位置不時射來。


金鳳于是掉轉方向,往側邊山坡沖下。但這小山真是太小了,山下的二十多

人早已足夠封鎖住所有的退路,正慢慢地逼上山來。


從懸崖跳下去的話,下面盡是堅硬而且不平的岩石,肯定九死一生。


饒是金鳳見慣了風浪,此刻也不禁緊張得汗流浃背。唯一的機會,就在于對

方自恃人多勢衆,似乎是想活捉自己,並不隨便向自己開槍……


「金鳳,投降吧!」龍哥向著山上大聲喝叫。


「擒賊先擒王!」金鳳恨得咬牙切齒。


但,如果能活捉龍哥………金鳳猛地閃過這個念頭。龍哥旁邊一個小喽啰正

在跟他耳語著,看手勢似乎是想叫龍哥退後,以免危險。卻見龍哥挺著肚子擺了

擺手,拉長了喉嚨又打算大聲吆喝。


「呯!」一枚子彈從金鳳的手槍?飛速出膛,直指龍哥。


「龍哥慘叫了一聲,全身不停地顫抖著,他的一片耳朵,已經血淋淋地被打

個粉碎,頓時嚇了個屁滾尿流,仰面跌倒在地。


「啊!怎麽能射得這麽遠?」剛才那個正跟龍哥耳語著的喽啰失聲道,連忙

俯身去扶。


金鳳立刻飛身撲去,二三十米的距離,她跑起來用不了幾秒鍾。


對方陣勢大亂,一邊有人手忙腳亂地去扶龍哥,手?有槍的,立刻舉槍向著

金鳳的方向亂射。


零散的子彈從她身旁擦過,想阻止一下她的腳步。但金鳳此刻隻好冒這個險

了,加快腳步,腳下猛的一蹬,縱身而起,右手屈成爪狀,左手緊握手槍,朝龍

哥飛撲而去,隻俟人一抓到手,馬上好挾持爲人質。


扶著龍哥的喽羅嚇呆了,丟下龍哥轉身就跑,金鳳也不追,伸出左臂將龍哥

攬在懷?,挾持著龍哥向一旁退去,二十多人慢慢靠攏過來,金鳳用龍哥當著自

己的身體慢慢向廠子的一個小門走去。


烏黑的槍口抵在龍哥太陽穴上,龍哥隻好虛弱的對手下說:「別過來!」


「槍扔到腳下,雙手抱頭轉過身去!」金鳳喊道。


喽羅們還有些遲疑,「還不照做!」龍哥喊道。喽羅們立即扔掉了手?的槍,

轉過身去。


這時警報聲大作,是接到金鳳求救信號後的李姝芬帶著大隊的警察包圍了這

?,龍哥的手下頓時亂做一團,四下逃竄。


金鳳帶著龍哥上了廠邊小路上停著的一輛車,金鳳發動了汽車,正要離開,

龍哥趁金鳳沒留神跳下汽車,向廠區跑去。金鳳想也沒想,擡手就是一槍,龍哥

一聲跌倒在地,然後翻滾到路邊的荊棘?,消失在夜色中。


金鳳驅車在漆黑的國道上,發現沒人跟蹤,于是她兜了一圈後回到幫會總部,

發現阿成和阿剛都跑回來了,阿剛挂了彩,不過並無大礙。她叮囑他們注意龍哥

的人反撲,然後各自避一避風頭,就獨自回家了。


這次行動警方並沒有發現什麽違禁的物質,隻是抓捕了幾名持槍的打手,這

些打手一個個的死硬,並沒有爲警方帶來更多的收獲。可集團總裁龍哥和一批骨

幹力量卻下落不明。


其實在這次禁毒行動中,警方也是損失慘重,一名高級警員以身殉職。他就

是當年安排金惠芬執行臥底行動的二級警督郭永田。郭永田殉職後,C 市警局?

知道金惠芬存在的就隻剩下李姝芬了。按照保密規定,李姝芬應當將金惠芬的資

料再轉交給郭永田的接班人,新提拔的邱德喜警督。但是金惠芬在這次案件之後

就電話通知李姝芬,說警局?一定有高層領導和黑社會有染,爲保護金惠芬的安

全,李姝芬暫時保留了金惠芬的檔案,同時要求金惠芬停止執行臥底任務,盡快

返回警局複職。


金惠芬的答複是再利用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就能查出警局內部究竟是誰涉黑,

一個月後如果調查沒有眉目,就停止執行臥底任務。就是這樣的決定,令她們陷

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遠遠的凝望了C 市警局片刻,金鳳轉身離開,這種無聊的臥底生活她已經過

夠了,有時候自己也弄不清就是是黑是白。她現在已經上了C 市警察的黑名單,

這對查出究竟誰是涉黑的警察更是雪上加霜。


猜你喜欢
華麗少婦的成長歷程——扭曲的愛+體位按摩
人妻熟女
妻血,妻淚01-024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2019-12-04 19:13:10
小別勝新婚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2019-07-21 18:26:03
少婦之愛
人妻熟女
998次观看   2019-08-03 17:33:41
舊同事(1-14)(全文完)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2019-11-26 20:47:19
4P之愛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2019-10-18 21:17:26
聖欲強的淫與愛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2019-08-31 21:48:34
热门人妻熟女
妻血,妻淚01-024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小別勝新婚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少婦之愛
人妻熟女
998次观看  
舊同事(1-14)(全文完)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4P之愛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聖欲強的淫與愛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偷情記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舅公的母狗(1-2全)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