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占全村美婦:山村美嬌娘(第1一25章)

views所属分类:人妻熟女
拼音:bazhanquancunmeishancunmeiniangdiyizhang;发布于 2019-11-22 12:55:12
收藏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001章 嫂子,不要啊!

南柯國,梁夢市,小河村。

午後兩三點鍾的樣子,沒有一絲風,空氣顯得異常沈悶,西邊悄悄出現了一片黑雲,似乎預示著不久後一場大雨的來臨。

這樣的天氣就連知了都懶得叫喚,可在小河村通往梁夢市唯一的水泥路邊,李子木卻大咧咧的站在路旁的玉米地?,指揮著二弟給身邊的莊稼施肥。

滿頭大汗的李子木相當郁悶。

嫂子王梅中午去鎮上賣糧時,交代李子木下午要是變天就給她送把傘去。小河村距離鎮上也就兩三?路,可他生怕在路上渴著,出門前就多喝了兩口井水。眼看著就要走到小鎮,這時卻感覺到二弟憋的難受,拿黑溜溜的眼珠子往周圍瞅了瞅,李子木立馬相中了腳下的這塊玉米地。

如今正是盛夏時分。

地?那些密密麻麻的玉米長勢瘋狂,兩米來高的玉米杆子形成了天然的屏障,足以將他一米七八的個頭遮的嚴嚴實實,再加上地?半人來高的雜草的掩護,倘若不細看的話,很難發現其中有人。

李子木再沒有二話,管他三七二十一拔腿就沖了進去。

一分多鍾的開閘放水後,二弟這才舒服了些,看著原來憤怒的大鳥漸漸變成溫柔小鳥,李子木滿意的抖了抖,剛要拉上褲子閃人,眼角卻瞥見路上來了個騎著自行車的女人,隻見她突然停下了車,慌慌張張的沖下了水泥路,向著李子木所在的玉米地跑了下來。

女人似乎有些不放心她的車,跑到玉米地的邊緣就停了下來。

盛夏的天氣酷熱難耐,現在還沒有到下地幹活的時候,四下?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女人小心翼翼地向著四周張望了一番,漸漸放下心來,背對著李子木那個方向,悉悉索索的將褲子褪到小腿上便蹲了下來。

這個女人李子木不認識,看上去三十來歲的年紀,頗有幾分姿色,尤其是那渾圓的屁股格外的豐滿,跑動起來一搖一晃的,倒也是個迷人的美豔徐娘。

“麻辣隔壁的,難不成這?是公共廁所?”

如此千載良機,李子木又豈會錯過,趕緊安頓好二弟,李子木悄悄的趴在玉米地?,眯著眼睛向著女人蹲著的方向看去。

透過玉米稭稈間的空隙,隻見一個白花花的渾圓大屁股清晰的顯露出來。那兩塊又白又嫩的屁股往下夾成了一道幽邃的風景,靠近菊花的那個地方顔色漸漸加深,呈現出一種讓人炫目的紅褐色,在夏日午後濃烈的陽光下顯得如此奪目,差點晃瞎了李子木的小眼睛。

李子木咽了咽口水,瞪大眼睛更爲努力的瞄著女人,眼神漸漸變得火熱。

女人似乎已經憋了很久,剛一蹲下就開始噴了出來,渾圓的屁股下頓時發出了一陣陣“噓噓”的聲響,隻見一片黃橙橙的水流從那肉縫中急速飛灑出來,反射著猛烈的陽光,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將她腳下那一片翠綠的野草都沖彎了,面前的草地上都泛起了一片水花。

女人釋放的整個過程,李子木趴在玉米地?看了個一清二楚,整個眼珠子都快看得蹦了出來。

在南柯國小河村活了一十八年,李子木還是頭一次覺得,活著是件相當美好的事情,如此真實地看到一個成熟美豔女人身體的隱秘部位,可是他做夢都想不到會發生的事情,現在竟然就這樣發生在眼前,李子木顯得格外的激動。

雖然小時候,李子木也曾無意間見過小女孩的那?,可那時的他畢竟年紀小,遠沒有現在窺視這個女人來的刺激。

何況成熟女人的身子,顯然更有誘惑力!

李子木覺得整個身體都在微微地顫抖,一顆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兒,剛剛已經息怒的二弟,此刻也變成了一隻憤怒的大鳥,李子木感覺它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般,就連呼吸都變得異常妁熱。

女人的眼睛隻顧注意著路上的動靜,一點兒也沒有察覺到身後李子木那雙熾熱的眼睛,依舊叉著兩腿賣力的解決著問題,嘴?還發出微弱的呻吟,看起來似乎很暢快的樣子。這時候的水流已經不再是連續不斷地噴灑出,而是變成了一股一股的噴射出來,每噴射一次就是“噗嗤”一聲響,到最後那水流成了點點滴滴,沿著那朵璀璨的菊花邊緣不斷往下趟。

李子木在一旁看得明白,知道這是快要結束的信號,果不其然,不過片刻,那女人便半蹲著左右扭動著腰身,帶著渾圓的屁股上下抖動了幾下,想要把剩下的沾在羞處的髒水抖掉。

那白花花的屁股在陽光下一陣晃動,反射的光線將李子木的晃的頭暈目眩,一股溫熱的鼻血忍不住的就噴了出來。

“真他娘的刺激!”

李子木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眼見女人摟上了褲子,李子木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心中竟有種說不出的解脫。他心?清楚的很,隻要這個女人再堅持一會兒,那麽他噴出來的,或許就不隻是鼻血了。

女人整理好衣衫,便立馬騎著自行車狂奔而去,可李子木卻沒有這個女人那麽利索,女人解決問題前後也就不過三四分鍾,可就是這三四分鍾,卻讓李子木在玉米地中整整折騰了三四十分鍾才出來。

沒有辦法,二弟一直堅挺著消不下來,穿著短褲的李子木,可不想頂著個帳篷讓人圍觀。

好不容易讓二弟消停下來,李子木這才握著雨傘,晃晃悠悠得走出玉米地。戀戀不舍的瞅了一眼女人遠去的方向,李子木迫不及待的向著小鎮跑去。

這時天上的黑雲越來越濃,空氣中似乎都能夠聞到潮濕的水汽,風也開始微弱的刮了起來。

“真該死,竟然耽擱了這麽長時間!”

李子木嘴?嘀咕著,腳下一溜煙兒的跑成了一股風。

來到鎮上的糧食所門口,遠遠看到那?聚著一大群人,李子木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嫂子王梅。

沒有其他原因,王梅實在太漂亮!

要論身材長相,這十?八鄉結了婚的女人,恐怕沒一個能賽過她的。

王梅長著一張農村女人少有的那種瓜子兒臉,就算是整天面朝黃土背朝天,可是她的膚色依舊那麽白皙光潔。今天的她紮著利索的馬尾辮,穿著一身簡單的翠綠色短袖薄衫,胸前的一對豐滿呼之欲出,露在衣衫外的玉臂看上去就像剛出水的蓮花一般。

或許是在陽光中曬了很久的緣故,王梅雪白的臉上紅撲撲的,這讓她看上去就像是個正在害羞的大姑娘,在這一群村婦面前顯得是那麽的亭亭玉立清純動人,讓周圍的那些莊稼漢子看得眼珠子發直。

事實上王梅不過二十來歲,隻是李子木的哥哥李大木沒有那麽好的福氣,在她嫁過來沒幾個月,就死在了村後那座霸王山?。

李家向來人丁單薄,李子木還是李老木從山?撿來的。李大木走得急,連個種子都沒來得及留下。依照王梅如此的模樣條件,要是放在城?絕對能再嫁的,可山?的人家觀念保守,都覺得她是克夫命,方圓百?竟沒人敢要她。

王梅自然不信邪,可當她嘗試過幾次都以失敗告終後,也就斷了再嫁的念頭。

兩人于是便隻好相依爲命,雖說是磕磕絆絆的,可好歹是走到了今天。如今李子木已是高三的學生,算起來王梅成爲李子木的嫂子,已經過了第三個年頭。

“嫂子!”

李子木遠遠的沖著王梅揮了揮手。

隻是等走到王梅面前,看著她修長的大腿根部,李子木也不知道爲什麽,眼前就浮現出剛才那女人白花花的大屁股,他的下面很可恥的再次硬起來。李子木的臉立刻變得通紅,急中生智下,急忙將手中的雨傘豎起來,遮擋在二弟的前面。

也不知是怎麽回事兒,李子木覺得二弟今天實在是太過興奮,可是卻拿它又沒有絲毫的辦法。

一個十八歲的小夥子,剛剛見了女人那?,多少都會有些條件反射的,這也不能怪李子木的二弟不老實。

“小木你也真是的,跑那麽快做什麽,看看都熱成了什麽樣子l來歇歇!”

王梅心疼的把李子木拉過來,伸出手來擦拭著他臉上的汗,“這鬼天氣,可真悶死人啦,早知道嫂子就不該嫌麻煩,拿把傘來就好啦,現在都曬了好幾個小時,你看看,嫂子的臉和手都曬黑啦。”

王梅站在李子木面前,像個小女孩兒般攤著雙臂給李子木看,那雙白皙的玉臂,頓時惹得李子木心?一陣蕩漾。

李子木咧嘴一笑:“嘿嘿,嫂子,就算你曬得再黑,這?也沒人比你白。”

“就知道貧嘴!”

王梅右手點了點他的鼻尖,“把傘給嫂子!”

說著順勢拿過了擋在李子木二弟面前的雨傘。

剛才王梅給他擦汗的時候,身上的香氣不斷的沖向李子木的鼻子,感受著近在咫尺的美人,還有那呼之欲出的豐滿,李子木的二弟噌的一下翹得更厲害,這讓原本就有些失控的局面徹底失控。

李子木沈浸在王梅的香氣?,腦子?暈暈乎乎的,也沒怎麽留意王梅的動作。隨著雨傘被王梅拿開,一個高高的帳篷立馬就顯現了出來。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李子木才反應了過來。

“哎呀,嫂子,不要啊!”

李子木急忙小聲叫道。


第002章 嫂子,讓我來!

“嫂子,不要啊!”

李子木剛想起來要阻止,可是卻晚了半步,雨傘已經握在了王梅的手?。

“好你個臭小木,不好好讀書,腦子?成天都在想些什麽東西!”

王梅拿著傘呆呆的愣在了那?,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一張俏臉頓時紅的像盛夏的晚霞,指著李子木的腦袋嬌嗔道,“小木,和嫂子說實話,是不是想女人啦?”

李子木心?悶悶的想著,臉上卻沖著王梅擠出一絲笑容:“嫂子,你又取笑我,我學都沒上完,才不想女人呢。不過以後我要是找女人,就找像嫂子你這樣的,既溫柔又賢惠,還這麽心疼我。這樣的女人要是能娶回家,恐怕半夜都能笑醒呢。”

“哼哼,你就知道哄我開心。”

聽到李子木如此贊美她,王梅的臉色漸漸緩和下來,沖著他眨了眨眼睛,“小木,和嫂子說實話,你在學校,有沒有和女同學做過什麽壞事?”

“嫂子!”

李子木的臉頓時變得通紅。

“好啦好啦,嫂子不說啦,沒有就沒有,你這臉咋還急紅了呢?”

看著李子木窘迫的樣子,王梅極具妩媚的笑了笑,將臉龐的發絲向後攏了攏,那一瞬間的嬌媚讓那周圍的莊稼口水直流,“小木,輪到咱們啦,快將這幾袋糧食過稱,咱們要趕緊回去。”

“嫂子,你別動,讓我來!”

李子木說著將王梅拉到了一邊,挽起袖子就朝著拉糧的車上走去。

隊?通知交糧,村長秦富貴讓張老二開著拖拉機,整村的糧食都擱在了車上。剛才李子木來的時候,一條村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現在就剩下自己家的糧食在車上。李子木過去一看,心中頓時火冒三丈,村?人他娘的全是白眼狼,竟沒一個想著來幫幫王梅的。

不過也難怪,村?的男人們基本上全出去打工,留下來的也都是些怕老婆的,那些男人們可不敢隨便招惹王梅這樣的漂亮寡婦。

開車的張老二就是例子。

他的糧食早就交了,現在正蹲在車邊抽悶煙。不是他不想幫王梅,而是他不敢,他的婆娘在車上呢。

“小木,來啦!”

見李子木滿臉的怒氣,張老二咧著嘴幹笑著。

李子木懶得搭理他,悶聲扛起糧食就往?走。

張老二的婆娘牛春花是個三十來歲的娘們,成天不下地,整天隻知道塗脂抹粉。她長著媚眼柳蛇腰,屁股渾圓,奶子也大,倒也有些賣弄的姿色。這次交糧她也跟了過來,出門前她還刻意打扮了一下,原想著能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可風頭卻還是讓王梅搶了去,于是這娘們兒整個中午都在一邊生悶氣。

見李子木將糧食扛在肩上,瞅了一眼蹲在地上抽著悶煙的張老二,牛春花眼珠子轉了轉,沖著王梅皮笑肉不笑地道:“小梅啊,嫂子上午出來的時候,院子?還曬著被子呢,眼看天就要下雨,嫂子心?好不放心,想要現在走,你看這……”

“咱去幫小木把糧交掉,抓緊時間回不就得了,可你卻不讓……”

張老二小聲嘀咕著。

牛春花一張臉頓時拉了下來,破口大罵道:“張老二,別以爲老娘不知道你那點兒心思。今天在小梅身邊忙上忙下的,老娘可是全看到了,平時幹活兒咋不見你這麽有勁兒?別以爲老娘不知道你在圖什麽,是不是想著夜?去上人炕!老娘告訴你,沒門兒!”

“老子什麽時候想過?”

張老二霍的站了起來,臉紅脖子粗的吼了一句。

說到這?張老二氣就不打一處來。

小河村就他這一輛拖拉機,一到農忙的時候就整天整夜不在家。他也知道自家的婆娘不是個好東西,背地?聽很多人多說她給自己帶了綠帽子,張老二幾次想要捉奸拿贓,可是這個婆娘也忒機靈,每次都僥幸逃脫。

現在牛春花卻反過來倒打一耙,說他想要偷女人,就算張老二一向憨厚老實,這時候也有些忍不住。

“嘿,張老二,你長出息了是不?……”

“張二哥,嫂子要走,你就帶她快回去吧。你們這樣,不是讓人看笑話麽?”

見到兩人越說越來勁,王梅急忙勸道,伸手就往車上拖了一袋糧食下來。

“小梅都這麽說了,還愣著做什麽,還不快滾過來,將這幾袋糧食卸到地上?”

牛春花沖著張老二叫了一聲,轉過身來沖著王梅咧嘴笑著,“還是小梅你知書達理,嫂子這也是沒有辦法,這鬼天氣說變就變,院子?的被子要是歘濕,晚上就沒蓋的……”

“要滾就趕緊滾,別扯那些沒用的!”

李子木扛完一袋糧回來,掃了一眼正在卸糧的張老二,又聽到牛春花這婆娘的話,頓時便知道了怎麽回事兒。

“哼!”

牛春花狠狠的瞪了李子木一眼,卻也不想招惹這村?出了名的混小子。扭著大屁股的她慌忙爬上車,一輛拖拉機就這樣載著一個老女人,飛快的沖向了回去的路上。

“呸,誰他娘的稀罕坐你家的破車!”

李子木沖著那個老女人吐了口唾沫,鼻子都快氣歪了。

“小木,別生氣啦,趕快去把糧食交了,咱們一起走回去,不也蠻好麽?”

王梅出言安慰道,隻是語氣?微微有了一絲顫抖。

剛才牛春花說的那些話,這些年在不同的場合她都曾聽到過,原以爲心早已變得很堅硬,可現在還是忍不住一陣憋屈。寡婦門前是非多,就算王梅一直想要保持冰清玉潔,可是也不敢保證別人不說些閑言風語。

“我沒事兒的,嫂子,等以後我有錢,一定買輛小轎車,好讓你舒舒服服的坐著。”

李子木聽到王梅語氣中的顫音,知道不能再讓她受刺激,忍住肚子?翻江倒海的怒氣,沖著王梅擺擺手,“嫂子,你在這兒看著糧。以後隻要我在家,家?這些粗重的活兒,就是說破天我也不讓你做。”

李子木說完話,咬著牙扛起糧袋就走。

“小木啊,嫂子這幾年,真沒白疼你!”

王梅心?暖暖的,眼淚一瞬間就流了下來……

折騰了半個小時,李子木終于拿著交完糧的條子出來。

眼見天色越來越暗,風也越來越大,兩個人再沒有逗留,腳步匆匆的往回趕。這?距離小河村也就兩三?路,一般莊稼人遇到急事兒走得快的話,也不過就半個小時的功夫,不一會兒兩人就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

李子木心想著這下多半就能躲過這場雨,走在路上他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可他的氣還沒有喘均勻,一陣轟隆隆的聲音便在天上炸響,緊接著狂風大作,豆大的雨點開始往下掉,不過眨眼功夫,一場傾盆大雨,鋪天蓋地下了起來。

李子木急忙打開傘,護著王梅在雨中吃力的走著。

可即使李子木手中有傘,在這麽大的雨中,衣服也被淋濕了大半,被四處亂竄的狂風一吹,就像是掉進了冰窟窿一樣。如今距離小河村尚有一段路程,再走下去兩人衣服可就全濕了,回家後非要感冒不可。

“嫂子你看,那邊有個瓜棚,我們過去躲躲吧。”

就在兩人焦頭爛額的時候,路邊的瓜地上出現一個瓜棚。

如今正是西瓜成熟的季節,莊稼人在地邊用松木和稻草簡易的搭上小棚子,方便人住在?面看護。這座瓜棚雖小,可是搭的極爲講究,門窗一樣兒不少,遠遠看去倒像是一座小房子。

瓜棚?亮著燈,看樣子棚?似乎有人。

“嫂子,我過去敲門,你慢點兒跟來就好。”

李子木不爽的心情立刻抛到了九霄雲外,閃身離開王梅向瓜棚沖了過去。

“啊……”

就在李子木剛來到瓜棚屋檐下的時候,一個女人尖叫的聲音透過瓜棚的門縫傳了出來。

李子木的耳朵頓時豎了起來,這聲音?透著一種無盡的歇斯底?,帶著一股強烈的歡暢,並不像是一個女人在正常狀態下發出的聲音。李子木心?一顫,瞬間就想到了一種可能,頓時一陣口幹舌燥,就著門縫?透出的燈光向?看去。

這一看立刻讓李子木瞪圓了眼睛。

瓜棚?面的空間並不太大,地上攤著一層稻草,上面鋪著一張涼席,旁邊散落一地淩亂的衣服,兩個男女光著屁股在涼席上正在火熱的戰鬥著,那種香豔刺激的畫面不斷的撩撥著李子木的神經,伴隨著女人的叫聲,李子木的二哥瞬間就脹大了起來。

“麻辣隔壁的,這兩人可真他娘的瘋狂!”

李子木舔了舔嘴巴,眼睛?閃過一絲火熱。

席子上那個光溜溜的女人臀肥乳豐,此時的她雙眼微閉,頭發淩亂,臉上白?透紅嬌豔無比,那個漢子正在她身上瘋狂挺動著,女人雪白的玉腿死死纏在漢子黝黑的背上,肥美的大屁股不斷的起伏著。

在瓜棚?燈光的照耀下,一切都變得有些朦胧。李子木雖有些看不太真切,可是對他這樣一個從未接觸這方面知識的小子來講,卻具有著無窮的刺激,現在恐怕就是有八頭牛來也拉不動他。

王梅快要走到瓜棚的時候,李子木依舊看的如癡如醉。看到李子木趴在門口卻不敲門,王梅忍不住出聲問道:“小木,你怎麽不進去?”

“糟糕!”

李子木聽到王梅的聲音,心?一驚,頓時回過神來。


第003章 嫂子,我想要!

“噓!”

李子木心?一驚,這才想起王梅要過來。

趕緊沖王梅發了一個禁音的手勢,李子木眼睛向著瓜棚?瞄了瞄,還好還好,這兩人如今正忙碌著,看上去並沒有注意到外面的聲響。

李子木沖著趕過來的王梅向瓜棚?指了指,可沒等她解釋什麽,王梅的臉就紅透了。

瓜棚?女人的叫聲非常響亮,在遠處因爲有風雨聲還不容易聽到,可一走近瓜棚就能聽個分明,身爲一個已結了婚的女人,王梅怎會不知,這叫聲?所傳遞出來的信息?

“小木,咱們趕緊走吧!”

王梅來到屋檐下,拉著李子木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屋?的女人似乎已經達到了極緻,叫聲變得更加誘惑難擋:“啊啊……再快點兒啊……”

女人歡暢的叫聲,充斥著兩人的耳朵,王梅又急忙拉了拉李子木,見到他沒有走的意思,又怕弄出聲響被?面的人發現,王梅隻好呆呆的站著沒敢再動,可是一張臉紅的卻像是能滴下血來。

察覺到嫂子的舉動,李子木小聲在她耳邊商量道:“嫂子,外面下這麽大的雨,我們現在能去哪??這?剛好能避一下,隻要我們小心些,他們是不會發現的,等雨一停我們就走,嫂子你看行不?”

王梅一愣,稍稍低下了頭,半天沒說話。

李子木心?一喜,知道王梅心?已經默許,隻是她拉不下面子,不好明著答應而已。

于是兩人便在屋檐下待著。

雖然很想看?面的戰鬥嘲,可現在有王梅在身邊,李子木也不敢再做出偷窺的事來。兩人就這樣默默的站在棚檐下,看著外面的雨,聽著女人在棚?的叫聲……

瓜棚?的這場戰鬥,也終于接近了尾聲。

“嘿!你這騷女人,聲音可真大,就不怕被別人聽見?”

屋?的漢子沖刺完,點燃了煙悠閑的抽著,還不忘調戲一下身邊的女人。

“把老娘挑起性兒是你,要老娘聲音小點的也是你,你這死鬼,怎麽那麽煩啊?”

女人嬌聲嗔怪著,“這大雨天的,什麽人會來?老娘愛怎麽叫就怎麽叫l起來,老娘還沒有爽夠呢。”

“嘿嘿,你可真是個浪女人。”

“呀,死人!你慢點兒……”

漢子嘻嘻笑了兩聲,瓜棚?再次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看來好戲又要開始上演。

“暈倒!你們還來?”

李子木心?苦叫了一聲。

他還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過得到女人的身體,眼前倒是有個嬌滴滴的女人,可是這人是他的嫂子,那種看得見摸不著的誘惑,實在讓他有些郁悶的想死。

“嫂子啊嫂子,叫我拿你怎麽辦啊?”

李子木拿眼睛瞅了瞅王梅,見她紅著臉愣愣的看著遠方的夜雨,也不知道現在她在想些什麽。李子木強壓著心頭不斷泛起的欲念,可眼前卻漸漸浮現出屋?那個光屁股女人瘋狂蠕動著的畫面,慢慢的那女人的臉開始變得清晰,竟然換成了王梅那張嬌豔動人俏臉!

看著近在咫尺的嫂子,聽著瓜棚?女人的浪叫,李子木的身體似乎就要爆炸了一般,終于某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一把將王梅摟在了懷?。感受著懷中王梅那溫柔的嬌軀,一股電流頓時傳遍了李子木的全身。

身體?積蓄的欲望,在這一刻達到了巅峰!

“嫂子,我想要!”

李子木眼睛通紅,餓狼般盯著王梅,想是要把她吞了一般。

懷中的王梅頓時清醒,在她眼中閃過一絲慌亂,身體微微顫抖著,低聲叫道:“小木,你要幹什麽?”

欲火焚身的李子木再也顧不上什麽,沒等王梅反應過來,騰出手抓向王梅的豐滿,開始胡亂的在王梅身上肆掠起來。

“哦……”

手指上傳來王梅身體上柔滑的觸感,李子木輕輕歎息著,嘴巴不由自主的向王梅的嬌唇上吻了上去。

王梅不斷用手推擋著李子木的大嘴,急得像是要哭出來:“小木,不要l放手……啊……”

陷入瘋狂中的李子木哪?顧得上這些,王梅的壓抑叫聲就像是世間上最強烈的春藥,挑動著他不斷咆哮著的即將沸騰的血液。

“嫂子,我愛你,我想要你!”

李子木死死貼著王梅的嬌軀,雙臂繞過王梅的後背捧住她的頭,不顧一切的朝著她的嬌唇吻了下去。

李子木拼命地抱緊她,不給王梅絲毫逃脫的機會,舌尖不斷在王梅的香唇上挑逗著,隻是王梅的雙唇緊緊抿著,睜著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瞪著李子木,嗚嗚的發著含糊不清的聲音。

掙紮了一會兒,王梅渾身開始抖動,掙紮的力量也變小。

李子木信心大振,雙手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

似乎在無意間碰到王梅身體上敏感的地方,李子木聽到她“哦”的一聲悶叫,王梅被親吻著的嬌唇無意識的張開。李子木心中大喜,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舌頭無師自通的鑽進了王梅的嘴?。

“要是嫂子這時候咬我怎麽辦?”

剛一接觸到王梅的牙齒,李子木腦中便劃過這樣一個念想。

不過李子木的擔心太多餘,王梅並沒有極端的舉動,並且開始主動的親吻他。

放下心來的李子木,雙手變得更加不老實,不斷的在王梅的嬌軀上遊走,而且有越來越向下的趨勢。今天的王梅下面穿著的是連衣裙,李子木的手很輕松的就順著裙下伸了進去,揉捏著那渾圓的豐臀。感受到李子木肆無忌憚的挑弄,這一次王梅不但沒有掙紮,反而將身子緊緊向他身上靠攏著。

“嘿嘿,佳人投懷,不上就是王八!”

李子木心想著,沒理由不緊抱著王梅,手下的動作更爲頻繁。

王梅做寡婦三年,早已是一堆幹柴,如今遇到李子木這團烈火,頓時便被點燃。現在的她顯然已經動情,腦子?的那些顧忌全都跑到九霄雲外,隻知道用她傲然的豐滿,死死貼在李子木火熱的胸膛?。她上身那件薄薄的衣衫,根本無法阻隔李子木身上的觸覺,李子木覺得胸前像是有兩隻氣球,在不斷的跳動著摩擦著,讓他的胸部隱隱發麻。

“哦,MyGod!”

李子木離開王梅的嘴唇,長長呼出一口氣。

還沒等他緩過氣,王梅的嬌唇就再次追了上來,李子木根本忍受不了她的主動,頭一扭又封上了王梅的嘴唇,舌頭剛進入到她溫熱的嘴?,一條柔軟的舌頭也主動的迎合上來,兩個人又開始了激烈的深吻……

李子木的手也沒閑著,順著王梅的秀褲,手像條泥鳅般滑進小河村?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嘶!好軟!好濕!好熱啊!”

王梅那?早已是流水潺潺,竟然開始一股股向外噴,李子木的手指在溪流?,像條遊魚般往深處滑去。每一次的深入,都會讓王梅全身仿佛觸電般顫抖著,在她眼睛?的霧氣也顯得越來越多。

“啊!”

某一刻,王梅的雙腿繃得發直,身體也隨著李子木的手指晃動著。

“快點兒,小木啊!”

王梅連連嬌喘著,臉色紅得像是要滴下水來。

李子木心中一動:“嫂子快到高朝喽!”

美人有命,李子木豈會拒絕?

李子木的一雙手,在王梅的身上上下開工,不斷的進出揉捏著,頻率越來越高,力度越來越大。不過工作了一分來鍾,王梅便已經大張著嘴,開始不斷的吸著氣,媚眼也無法再聚焦。

李子木知道王梅的高朝快到,曾經躲在暗處偷看過王梅自摸,李子木已經積累了很多經驗。

“嗚嗚……”

眼見王梅就要張嘴大喊,李子木立刻伸出手,將她的嘴死死捂住。

開什麽玩笑,這?還有其他人!

王梅身體上所帶來的強烈快感,已經讓她無法自持,高朝的慣性推動著她的身體扭曲,兩腿夾緊,互相摩擦,腳尖繃直,嘴?的嗚嗚聲不絕于耳。

不過片刻功夫,李子木就聽到她帶著哭腔的嘶鳴。

“啊……啊!”

要不是李子木捂著她的嘴巴,估計方圓百?都能聽到她的呻吟。

等到王梅不再出聲,李子木這才松開手,沖著她嘿嘿一笑。

“死小木,笑什麽笑!”

王梅拿媚眼橫了他一眼,接著轉過身背對著他,自顧自的整理著衣衫,再不和李子木講話,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嫂子,你可爽了,我可還難受著呢!”

李子木急道,不由分說從後面保住了王梅,將她的小手緩緩移到二弟上面。

感受著那?的高聳,王梅小手立刻縮了回來,紅著臉沖著李子木指指屋?面:“別在這?好不好,小木,被人看到羞死人啦……”

屋?的兩人,這時已完成戰鬥,正躺在那兒說著悄悄話。

李子木知道王梅的話有道理,急不可待的笑著:“那咱們趕緊回去吧,嫂子,雨已經停啦!”

“嗯,回去再說!”

王梅點點頭,率先沖出了瓜棚……

兩人心情急迫,在雨地?走的飛快,不過十來分鍾,村外的稻場已經遙遙在望。

“嫂子,先讓我摸摸,你那?的手感,可真好呢!”

一路上看著豐滿動人的王梅,李子木這會兒再也忍不住,舔著臉笑嘻嘻的說著。一雙手開始變得不老實,想要伸過去蹂躏王梅的豐滿。

“哼!你這臭小子,找打麽!剛才是嫂子大意,以後你要敢再對老娘無禮,小心你的皮!”

王梅走了一路,火熱的情緒漸漸冷卻下來,想到剛才李子木對她的作爲,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剛好手?拿著雨傘,想也沒想伸手就往他身上打過去。

“咔嚓嚓!”

就在這時,天邊突然出現一道閃電。

“嫂子,危險!”

天上亮光閃起的時候,李子木就有所察覺。王梅手上的雨傘,傘尖是金屬制品,在這空曠的山野間是最爲恐怖的導電體,頭頂上的閃電若是劈下,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在這電光火石間,李子木眼光中閃過一絲決然,一把抓過傘尖奪過了雨傘。從小在山野間摸爬滾打,李子木的身手絕對算得上迅捷,王梅隻覺得手上傳來一股大力,頓時被那股力量帶翻在地。

不過轉瞬間,那道閃電劈了下來。

“轟!”

閃電落下,草木紛飛,泥屑四濺。

“小木!……”

王梅顧不得疼痛,爬起來就向李子木跑去,這是李子木昏迷前,聽到的最後一聲叫喊……




猜你喜欢
妻血,妻淚01-024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2019-12-04 19:13:10
小別勝新婚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2019-07-21 18:26:03
少婦之愛
人妻熟女
998次观看   2019-08-03 17:33:41
舊同事(1-14)(全文完)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2019-11-26 20:47:19
4P之愛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2019-10-18 21:17:26
聖欲強的淫與愛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2019-08-31 21:48:34
偷情記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2019-07-28 17:54:45
热门人妻熟女
妻血,妻淚01-024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小別勝新婚
人妻熟女
1000次观看  
少婦之愛
人妻熟女
998次观看  
舊同事(1-14)(全文完)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4P之愛
人妻熟女
996次观看  
聖欲強的淫與愛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偷情記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舅公的母狗(1-2全)
人妻熟女
995次观看  
群交——我想要的生活1-11
人妻熟女
994次观看